兵库喵与吉野汪

回首谈说浮生梦,与君携手话长安。

【喵汪】家

好吧,长的没灵感只好粗脑洞了……

甜的吧,嗯

肉渣预警(文笔死光光,真的不会啊啊啊)


苗班主第无数次在半夜一身酒气的回到家里时,感受到了房间里与时令完全不符的寒冷。开灯一看,早就应该熟睡的某人此刻正坐在客厅沙发上认真地看书,嗯,特别认真。


苗阜心知不妙,他家小饼干这是艹了的节奏,立刻开始狗腿哄妻模式。


“声我回来了~\(≧▽≦)/~”


“……”


“这么晚了咋还不睡呢(๑• . •๑)”


“……”


王声一直不答腔,眼睛也只盯着书看,苗阜心想,只能采取不要脸战术了。就径直走过去坐在旁边,一颗大脑袋钻过王声的手臂靠在书上,仰着头笑得一脸宠溺。


对着这样的苗阜,王声的心顿时软的一塌糊涂,但是有火发不出去又深感憋屈,面上仍旧纹丝不动,持续的散发着冷气。把那颗大脑袋抬起来甩到一边儿:


“您还知道回来啊(^_^)(皮笑肉不笑)”


“嘿嘿,那当然啊,这不和人谈事儿才晚的么O(∩_∩)O(狗腿笑)”


“哦,和人谈事儿谈了三天,晚上家也不回,我看您不是谈事儿,您是和人谈对象去了吧→_→”


“⊙▽⊙声我真的是陪领导出去了,晚上手机电池没电了,我就想着赶紧办完了回来……”


“是是是,嗯,您啊,到什么时候都有理,抽烟喝酒都有理,我就是在家待长了闲的才会管你!你以后啊,觉着外面好就一直在哪儿待着就成,甭回来了!”


说罢,径直回到卧室,“嘭”的一声甩上了房门。客厅里之剩下呆住了的苗阜……以及三个小时就没换过页的《谈美书简》。


心里一阵钝钝地发疼,深深叹了口气,苗阜简单地洗漱了一番,进到卧室。


床上的人拿毛巾被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,缩在最里面,悄无声息。


苗阜上了床,连人带被地把王声往自己怀里带,自然是遭到了强烈抵抗,两个大男人就这么在床上进行无声的角力。


许是真的太生气,王声下手特别的狠,闹得苗阜也急了,一个翻身把人压住,十指牢牢地扣住他的手,让他无法动弹。


明明刚才动起手来一下狠过一下的人,眼眶里竟泛着泪光。


苗阜傻了,无措地用手轻抚着王声的脸。那人翕动着嘴唇,带着哭腔,颤抖地说:“哥,我害怕。”


苗阜顿时流下泪来,同时狠狠吻上王声的唇,舌尖一触碰到对方就迅速缠在一起,无限缱绻。仿佛只有最深最用力的纠缠,才能打消彼此之间所有的彷徨和无助。


这一次,苗阜比任何一次都用力,都忘情,双眼直直地看向王声,像是要把人看进心里。王声也不遑多让,那么怕疼的人,一再地求他用力,像是释放了积蓄很久的心绪。


终于,云消雨歇。王声趴在苗阜胸口,苗阜搂着他,一下一下拍抚着,在他快要睡去的时候,头顶传来沙哑的声音:


“声啊,不怕。有你的地方,才是家。”


End


标签: 喵汪 喵汪文
上一篇 下一篇
评论
热度(13)
©兵库喵与吉野汪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