兵库喵与吉野汪

回首谈说浮生梦,与君携手话长安。

【双北/魄魄】一家四口/温暖向

司空蜜爷:


——600fo的点文,双北育儿文
——点梗@拂衣去 


「双北老夫老妻,魄魄无血缘姐弟」



☆听说故事是这样开始的


 这一年,何炅三十二岁,撒贝宁三十岁。
 人到中年,总会有想要孩子的冲动,聪明人对于某些想法也往往不谋而合,他们一拍即合的决定领养一个乖巧可爱的孩子。
 然后问题就来了,撒贝宁想要女儿,何炅想要儿子,为了避免争执,他们决定各抱一个回来,一起带。
 何炅带回来的孩子小名小白,男孩儿,今年刚满四岁。他不像其他同年纪的小孩一样爱哭爱闹,而且总爱沉着脸,沉默寡言样子像一个小大人似的。小白不喜欢上幼儿园,他说幼儿园里的小朋友都太幼稚,他喜欢等何炅下班回来一起看新闻联播。
 撒贝宁带回来的孩子小名鬼鬼,女孩儿,今年六岁半,天生的多动症大嗓门,因为不想去上学和撒贝宁大打出手,好不容易把小姑奶奶送进校园了转身去上班的撒贝宁,到了单位才发现自己衣服也被扯坏了,脸上好几个指甲划的口子。
 何炅觉得孩子还是活泼可爱些好,本来就是花一样的年纪,比如鬼鬼。撒贝宁觉得孩子稳重懂事些好,可以当他的接班人,比如小白。
 不过自己领回来的孩子,硬着头皮也要带下去,于是就有了以下日常。


☆关于起床


 何炅推开小白的卧室,想叫自己的小儿子起床,可是没想到小家伙早就醒了,正坐在自己床上发呆。
 何炅一愣,走过去把小白抱起来。
 “小白,怎么醒这么早?”
 小白瞥了一眼另一个小床的鬼鬼:“姐姐说梦话,太吵了。”
 何炅笑了下:“梦话?你姐姐都说什么了?”
 小白没吱声,静静等着。
 一分钟后,躺在小床上的鬼鬼把自己怀里的毛绒玩具一下子丢了出去,然后大吼出声:“水兵月,变身!”
 小白冲何炅点了点头:“这下你知道了吧?”
 何炅:“……”
 “何爸爸,放我下来吧。”小白在何炅怀里扭了扭,挣扎着想下地。
 “怎么了?”
 四岁的孩子叹了口气,脸上有了完全不属于这个年龄段的忧伤。
 “我去给姐姐捡玩具,已经捡了一早上了。”
 何炅:“……”
 

☆关于吃饭


 小白一向是最听话乖巧的孩子,如果说有什么不好的地方,那就是挑食,他对香菇深恶痛绝,无论何炅和撒贝宁用怎样的方式哄他吃,他都一口不动。
 后来两个人只能用逼迫法,如果小白不吃香菇粥就没饭吃,只能饿着。没想到小白还真的不为所动,淡淡地看着鬼鬼在身边狼吞虎咽,并为她推过去牛奶,怕她噎到。
 “姐姐,你吃到校服上了。”小白在饭桌上第一次开口。
 鬼鬼愣愣地放下筷子,看了眼自己衣服上的污渍,小嘴一扁:“呜哇——!爸爸——!”
 哭了。
 小白看着鬼鬼因为一点小事哭的稀里哗啦,摇了摇头,把湿巾捧起来,放到撒贝宁面前。
 “哭了,撒爸爸,你哄。”
 撒贝宁做作地转过头,哼了声:“你不吃香菇粥,不听话,我不哄。”
 小白的眼神仿佛在看幼儿园的同学:“你不快点哄好,何爸爸就要过来了,我会说你欺负姐姐。”
 撒贝宁认命的开始哄孩子了。


☆关于上学


 送鬼鬼去上学简直是这个家庭的最大难题,何炅和撒贝宁有个约定,那就是一人送一天,撒贝宁就算不想送鬼鬼,但一想到自己每次“耍赖”,何炅就会摆三天的黑脸给他看,撒贝宁就不敢了。
 孩子啊,真的是肩膀上的重担啊!撒贝宁仰天长叹。
 比起送孩子,更可怕的是“小型家长会”,所谓“小型家长会”,就是老师,鬼鬼,和……撒贝宁。也不知道鬼鬼这孩子哪里来的那么充沛的精力,每天在学校扰得班级也是“民不聊生”,还当起了一年级的大姐大,撒贝宁也就三天两头被找家长。
 撒贝宁从小就是优等生,从未被老师批评过,如今三十岁的人了,还要被自己女儿的班主任数落,那滋味别提多酸爽了。
 可是每次他回家想好好修理一下鬼鬼,何炅和小白就扑上来拦着。
 久而久之,鬼鬼越发像家里的小公主,小太阳,除了宠着还有什么办法呢?


☆关于鼓掌


 令两个人郁闷的是,自从有了一儿一女,他们业余的时间被牵扯了大半。本来每天如胶似漆,现在晚上刚沾到床就累得呼呼大睡,很少有探讨成年人问题的精力和情调。鼓掌的频率也从两周一次,下降到三个月一次。
 他们发现这个数据太可怕了,于是三周年纪念这样重要的时候,他们决定单独留出一周,享受暴风雨般的掌声。
 第一晚,两个人舒爽又满足,仿佛一年来带孩子的辛苦一扫而光。
 第二晚,就在他们准备好红酒蜡烛,就要彻夜欢畅的时候,卧室的门被敲响了,是小白。
 二人面面相觑:“小白啊,你和鬼鬼不是已经睡了吗?怎么又起来了?”
 小白脸色微沉:“何爸爸,撒爸爸,今晚请你们两个小声一点。昨天姐姐都听到了,我只能说你们便秘……”
 小小的人儿叹了口气:“我不想再撒谎了。”
 何炅:“……”
 撒贝宁:“……”



【完】

上一篇 下一篇
评论
热度(1354)
©兵库喵与吉野汪 | Powered by LOFTER